盐城家园网:盐城市新闻最全的网站,看盐城新闻一定上盐城家园网!

网站地图

盐城新闻网_中国盐城新闻中心 - 盐城家园网

热门关键词: 杀人犯  as 大丰 东台 滨海 建湖 响水

“五卅”运动烈士顾正红(下)

来源:滨海县 人气: 发布时间:2019-06-06
摘要:后来,顾正红在工友们帮助下,又进了日本资本家开的内外棉七厂,当了一名织布间的盘头工,工号“第一三二五号”。这七厂和九厂,除厂址不同以外,日本资本家对工人的凶恶残暴没有两样。顾正红痛打拿摩温,早就被纺织

后来,顾正红在工友们帮助下,又进了日本资本家开的内外棉七厂,当了一名织布间的盘头工,工号“第一三二五号”。

这七厂和九厂,除厂址不同以外,日本资本家对工人的凶恶残暴没有两样。顾正红痛打拿摩温,早就被纺织工人编成了精彩有趣的故事,在上海棉纺行业广为流传。而内棉七厂离九厂又不太远,就连拿摩温也都听说了这件事,他们个个都知道有一个打过他们同行的人叫顾正红。其实,七厂的拿摩温,开始怎么也不肯接收顾正红,可经不住几十名工人的软磨硬泡,才勉强应允。顾正红上班那天,拿摩温一看,站在眼前的是一个方团脸、乌眉毛、大眼睛、理着平顶头的大个小伙子。他眉头一皱,眼珠一转,来了主意:给他先来个下马威,免得以后在厂里生事。拿摩温板下脸,恐吓地呵斥道:“老老实实干生活,不准东游西荡。不听话,我停你的工!”

恶人像弹簧,你强他就弱,你弱他就强。有了在内外棉九厂和日本人、拿摩温斗争经验的顾正红并不买账,马上反击。他指着拿摩温说:“你也算中国人?不要以为扛着东洋人的牌子,就能随便欺负人!”一番硬中带刺的话,让拿摩温第一回合就败下阵来。这个拿摩温也是属弹簧的,欺软怕硬,又知道顾正红的名气,虽然嘴上还挺硬,但是气焰却不敢太嚣张。

当时,上海纺织工厂受日本资本家的“包身工”和抄身制盘剥特别严重,和顾正红同车间有个女工叫陆秀英,才十九岁,虽说“包身契约”上订了三年,但已经做了四年,还是摆脱不了包工头的剥削。合同后五年,也还不准回家,不给工钱,而且每次“放工”出厂门口,必须站着听凭搜查,袋子里、裤带上从头到脚,都要被摸一遍,弄得脸上红一阵、白一阵,甚至还被搜身者借机冠冕堂皇地污辱一番。

陆秀英实在无法忍受这种蹂躏,一是想早离虎口,二是想念父母,做工时常常心不在焉,动作迟缓。拿摩温说她“你消极怠工……”还踢了她一脚,又把契约在陆秀英面前晃了一晃。

正巧,这事被正在一旁修机器的顾正红看见了,他冲上去一把拿过拿摩温手里的契约。

“立契人陆谦,今因家遭不幸,境况贫寒,愿将女儿受雇于招工老板刘训彪。受雇期限三年”。

顾正红一口气看完契约,不禁火冒三丈:“噢,你叫刘训彪。你狗仗人势,为虎作伥,欺压女工,天理不容。你为什么骗人,明明是三年,为啥睁眼说瞎话,硬说是五年?”“这、这……”拿摩温一时语塞,支支吾吾说不出话来。

这时候,上海内外棉七厂三班约克生走了过来,他看见顾正红在车间里大声责问拿摩温,不由分说,走上前来“啪、啪”,狠狠打了顾正红两记耳光。顾正红怒从心头起,恶向胆边生,随手操起一把二十寸大扳头,朝这个东洋小老板冲过去,但硬是被工人们拉住了。拿摩温一抬头却看见了顾正红两眼冒火,手里还紧握着一把二十寸大扳头。于是,自找台阶,扬起的手下意识地挥了一圈:“全都去做工,再发现谁挑衅、怠工,我绝不客气!”说完,赶紧就坡下驴,悻悻离去。摸摸还热辣辣的脸,顾正红紧咬牙关:“不是众位拉住我,今天我非宰了这个尖嘴老板不可!”

“小伙子,这个办法行吗?”一个竭力阻止顾正红和约克生拼命的老工人拍了拍他的肩膀,亲切而又意味深长地问他。

这一问,顾正红心底产生了一连串的问号:为什么外国人可以到中国来掠地开厂,榨取中国人民的血汗?为什么东洋老板可以在厂里那样横行霸道?连依仗他们势力的狗腿子也可以胡作非为?为什么穷人终年做牛做马,却过着牛马不如的生活,地主资本家从不参加劳动却反而可以穷奢极欲?这些问题时刻在顾正红脑海里翻腾。虽然找不出答案来,但顾正红见富人欺负穷人就爱打抱不平,见资本家欺侮工人就想两肋插刀。在工人的心目中,他是个行侠仗义的英雄好汉,人们都亲近他、爱戴他,而那些洋人和走狗则视他为眼中钉、肉中刺,都恨不得把他置于死地。

学习中的觉醒

一九二四年,党为了加强工人运动,把沪西工人区列为工作重点,先是开办工人补习学校,继而组织沪西工友俱乐部。顾正红是工人补习学校的学生,后来又成为沪西工友俱乐部的积极分子。

当时,邓中夏、恽代英、项英、李立三、刘华、杨之华等人,都在沪西工友俱乐部给工人上课或演讲,他们深入浅出地向工人灌输革命思想。顾正红每次都去听讲,学习刻苦用功,不论刮风下雨,从不缺席或迟到。在这里,他受到了共产主义思想的熏陶。

一九二四年初秋的一天深夜,顾正红正在车间里修机器,青年工人周阿大面露喜色,兴冲冲地走过来,小声对他说:“听说小沙渡槟榔路(今西康路安远路)那边有一个工人夜校,工人在里面读书不要钱。”他见顾正红将信将疑的神态,贴在他耳边,用兴奋、又坚定的口吻说:“那些老师对工人们很是关心,连我们工人吃苦的事他们都知道。”

早几天,顾正红从一个工友那里,也听到过这个消息,他还不大相信哩,听周阿大这么一说,马上高兴地和他约好,放工以后一道去槟榔路看看。

原来,一九二四年五月,中国共产党在上海召开了中央执行委员会扩大会议,讨论了工人运动新的任务。为了加强党对工人运动的领导,又派邓中夏在上海组织工人运动。

邓中夏秘密来到小沙渡,了解了工人运动的情况以后,决定扩大工人补习班规模,建立工人补习学校。其后,又参照毛泽东同志创办安源工人俱乐部的经验,决定组织一个工友俱乐部。

一九二四年九月一日,沪西工友俱乐部在小沙渡(今西康路)槟榔路上新建的三间平房里宣告正式成立,建立了俱乐部委员会,推举项英为主任,孙良惠为副主任,嵇直为秘书,刘贯之等二人为干事。

俱乐部打破区域、行帮界限,以厂为基础,发展成员,成立了工人的秘密组织。在俱乐部里,共产党人用演讲会、游戏等生动活泼的形式,向工人传播文化知识,宣传马列主义,进行革命的启蒙教育,提高工人阶级的斗争觉悟。邓中夏、刘华、项英、蔡和森、恽代英、杨之华、李立三等都到俱乐部教过书、做过演讲。俱乐部就像一只红色摇篮,培养和教育工人,使他们迅速成长起来。

现在,顾正红听说的工人学校,其实就是沪西工友俱乐部。

顾正红和周阿大找到了小沙渡槟榔路拐角处新建的三间平房,两人远远地看见一间教室,门前挂着“沪西工人俱乐部”的牌子,白板黑字,在初升的朝阳下闪闪发光。屋子里面已经坐满了一个个同他们一样的穷工人。两人赶紧在教室后排的长凳上挤个位置坐下,双眼盯着黑板,聚精会神地听邓中夏老师讲课。

顾正红自从那天和周阿大参加俱乐部学习后,俱乐部就像磁铁一样吸引着他。他每天都去学习,仿佛一天不去,心里就像少了什么似的。老师们的讲课,使他明白了不少的道理,也增长了不少知识。顾正红想,应该让更多的兄弟姐妹参加俱乐部,明白更多的道理,也好团结起来和日本资本家、拿摩温斗。

顾正红先后动员陆秀英等数十名工人到沪西俱乐部学习。一次,恽代英讲课,在黑板上写了“工人农民,劳工神圣”八个刚劲有力的粉笔字。老师说:“这八个字连起来说,就叫‘工人农民,劳工神圣’。工和人加起来就是天字,可见工人要做天下的主人。”同时讲了工人伟大的道理和事实。

恽代英的这番话说到了顾正红的心里,他乐滋滋的,就像久旱的禾苗逢上了甘霖。听到老师这样问,他无拘无束地站起来说:“我们工人什么都能做,我们工人最伟大。但是为什么我们工人还要受人欺侮,穷得连饭都吃不上呢?”

顾正红一语道出了大家的心里话,也说出了大家心里的疑问,好几个工人同时向他投来支持的目光,又迅速转向老师,期待着回答。

恽代英亲切地示意顾正红坐下来。他说:“这个问题提得好,我再教你们两个字。”

他拿起粉笔在黑板上写了“剥削”两个字,同时教大家念了几遍,然后问:“你们辛辛苦苦做一天,老板给多少工钱?”

工人们议论了一会儿,顾正红又站起来:“资本家剥削得我们快活不下去了,老师,有什么办法呢?”他想打破沙锅问到底。

恽代英又是微微一笑:“噢,你就是顾正红?几天前为救女工还狠揍了拿摩温,是不是?”

恽代英接着夸赞顾正红:“你很有正义感,见到日本人欺侮中国人时就打抱不平,敢跟他们斗,侠义心肠,难得、难得!”

顾正红仰起腼腆的脸:“老师,别尽说这个,我们请教和资本家斗,有什么好办法?”

恽代英有意避开顾正红的话锋,没有正面回答,却给大家讲了1919年“五四运动”这真实而又生动的故事。

顾正红听后说:“我们懂了。老师是让我们工人团结起来,一起跟日本人干!”

顾正红、陆秀英和许多工人一样,自从参加了俱乐部,就像被一块巨大的磁石所吸引,一放工就朝俱乐部跑,成了俱乐部的常客。

顾正红天天到俱乐部学习,又常为俱乐部工作,引起了党组织的注意。一次,沪西工运领导人刘华老师讲课,刘华特意安排他折筷子。刘华用两根布条把筷子捆得结结实实,递到顾正红手里。顾正红咬紧牙关,把浑身力量都集中到两只手上。“嗨、嗨”,他嘴里打着号子,连使几次劲就是折不断。

陆秀英也在一旁干着急,大声喊起来:“正红,你一根一根地折,保管能折断。”

“好了、好了,一根筷子容易折,一把筷子难折断。一根竹竿容易弯,十根麻线难扯断。这就叫人多力量大呀。资本家靠帝国主义的支持,他们有枪,有武器,狠呀!但只要我们工人团结起来,握成一个拳头,不但不怕他们,而且一定能斗败他们。大家说,是不是这个道理?”刘华说完,反问大家。

“是这个道理。”

“我们不怕他们了。”

顾正红和听讲演的工人,从折筷子这件事上看到了自己的力量,找到了斗争的方向,个个精神振奋,憔悴的脸上泛起了红润。

下课后,刘华特地把顾正红留下,和他谈心。他们越谈心里越热乎,越谈两颗心靠得越近。他们从师生关系很快成了同志关系,他俩在革命的道路上结下了深厚的友谊。在刘华和几位俱乐部干部的帮助下,顾正红的觉悟提高得更快了。

沪西工友俱乐部,其实是党在工人中建立的工会组织,已发展到八十人。俱乐部还建立了中共小沙渡小组,由满族人孙良惠负责,已有八名党员,其中五名是工人党员,成了沪西工友俱乐部领导工人运动的核心力量。

顾正红在内外棉七厂,每天要做十二小时的繁重生活,东洋老板的手段,仍是那么凶狠残毒。表面上顾正红好像“驯服”多了,可日本资本家哪里知道,顾正红改变了斗争策略,他从沪西工友俱乐部接受了马克思主义的基本教育,已成了工会中的骨干。他心里有了明灯:不把帝国主义赶出中国,不把这个人吃人的社会改变过来,劳动人民就永远没有翻身的日子;而劳动人民要求得彻底翻身解放,就一定要在中国共产党领导下,团结起来,共同战斗。他感到自己再不会像过去那样,光凭匹夫之勇,冲冲杀杀了。

顾正红把斗争转到地下,开展智斗日本资本家了。

觉醒中的追求

顾正红自从参加俱乐部以后,在布机车间积极开展活动。每逢夜班午夜后,东洋领班和工头都去休息了,他就向工人宣讲革命道理,并低声教唱从俱乐部学来的革命歌曲,组织和发动工人起来斗争。

一天,顾正红上夜班,厂里的大钟敲过十二点,日本领班巡过车间,到吃茶间睡大觉了。拿摩温也跟着溜到小房屋打瞌睡。顾正红在车间一角照例朝大家招招手,不少工人渐渐聚拢过来。他派两名工人监视拿摩温,就开始把自己学到的革命道理向工人宣传,鼓励大家起来和日本资本家斗争:“东洋鬼子蛮不讲理,把我们工人不当人,开除工人就像扔掉一个小石子那样随便。这口气我永远咽不下去,非和他们斗到底不可。”顾正红告诉工友们:“一只筷子容易折断,十根筷子捆在一起就折不断。”他用折筷子的事启发大家不要怕资本家的凶狠,只要工人团结起来就能斗倒他们。

这些话都说到了工人们的心坎上,大伙都愿意和他接近。顾正红乘机向工友们宣传和介绍俱乐部的好处,鼓励工人到俱乐部去。

日本资本家和中国工头不在车间的时候,他就和工人聚在一起,告诉工人兄弟,帝国主义和地主、资本家对劳动人民的压迫剥削,是工人受苦受难的根本原因,激发大家对现实的不满,增加工人团结斗争的勇气。

顾正红在车间里,时不时地给工人们讲故事,带头和几名青年工友唱俱乐部教唱的《青工歌》,为青年工人指明了团结战斗的方向。顾正红和他的工友们,逐步从原来自发斗争走上了自觉革命的道路,逐步成长为工人运动中一支坚强的骨干队伍。

一九二五年二月,沪西、沪东二十二家日本纱厂工人的大罢工同盟业已形成。工人们坚持斗争,终于迫使日本资本家签订优待工人等四项条件,罢工取得了初步胜利。这是“五卅”运动的序幕。在二月罢工斗争中,顾正红日夜奔波,一面劝告工友们“暂时忍耐几天,等到八、九两日领好工资以后再罢工”,一面联系内外棉各厂,准备同盟大罢工。

八日早一下夜班,他不顾天气炎热,一口气跑到俱乐部。刘华正在油印号召工人罢工的传单,一见顾正红来了,高兴地笑迎着说:“你们来得正好,我正想找你们哩!”

接着向他们布置了任务。

顾正红听了直点头:“坚决按俱乐部的指示办。”

刘华把印发的一大叠传单交给他们:“拿到厂里去发。”

顾正红接过传单一看,上面印着“不准资本家打骂工人”“承认俱乐部有代表工人之权”“被开除的工人要全部复工”“不得无故开除工人”等相关内容。顾正红越看越激动,多少年压抑在心头的仇和恨,今天要爆发,日本资本家欺压中国工人的账,一定要一笔一笔地算。

顾正红怀着战斗的激情,积极投入了“同盟大罢工”的准备。第二天轮到值日班,顾正红天不亮就从床上爬起来,仔细地藏好传单,机智勇敢地带进厂里,悄悄地把传单散发到每个工人手里,对大家说:“东洋老板吃我们的肉、喝我们的血,还要剥我们的皮,已逼得我们无路可走,只有大家齐心合力一起罢工才有出路。”

党组织的号召,通过顾正红和大批参加俱乐部积极分子的宣传鼓动,像火把一样点燃了工人心中的怒火,激起了他们参战的斗志。工友们在车间里议论纷纷:“我们可再也不能忍受东洋老板这口恶气了。”“这回有俱乐部领导,我们齐心‘摇班’,不怕东洋老板不答应条件。”

看到群众对俱乐部这样信赖,顾正红和在俱乐部活动的骨干分子精神十分振奋。他们把俱乐部的罢工决定告诉工友们,大伙纷纷表示:“没有俱乐部的命令,坚决不上工!”

一场空前的罢工浪潮已是箭在弦上,势在必发了。

顾正红和参加工人纠察队、罢工鼓动队的工人,积极向群众宣传罢工的意义,讲解工人团结斗争的重要性,劝告不明情况的工人不要去上工。他还同工人宣传队一道,用具体事例揭露日本资本家残酷压迫和剥削工人的罪行,先后到内外棉九厂、十四厂、十五厂等鼓动工人参加同盟罢工。在这些活动中,顾正红奋不顾身,和大家一道冲破厂主、工头的层层阻挠,带领这些工厂的工友们迅速加入罢工同盟的行列。

顾正红在二月大罢工中还积极参加组织工会的活动,他和各厂秘密工会小组的负责人一道,积极发动和组织工人起来斗争,向他们传达俱乐部的要求,散发传单,并帮助解决罢工工人的生活困难。工人们在斗争中逐渐认识到组织工会的重要性,在顾正红等人的组织下,日本纱厂同意建立工会组织,会员人数大幅度增加,在数日之内,成员由一千人增加到近万人。

顾正红在二月罢工中经受了严峻的考验,提高了阶级觉悟。罢工结束后,他光荣地加入了中国共产党。

二月罢工胜利结束不久,日本资本家开始了反扑,虐待中国工人变得变本加厉,监工入厂都携带铁棍、手枪,工人偶有不慎就遭到棍击;罚款之苛更数倍于前。顾正红目睹这些情况十分气愤,他和其他积极分子一道,把厂里情况及时向工会、俱乐部作了汇报。工会和俱乐部当即召开会议,研究对策,组织反击。顾正红不顾日本资本家对他的忌恨和监视,总是及时地把他在工会和俱乐部开会的精神传达给工友们,激励大家要做好准备,继续进行斗争。

斗争中的英勇

一九二五年五月十五日早六点多钟,顾正红赶到工会俱乐部参加会议。会上,他听取了十二厂多名工人代表被开除、七名工人被打伤的情况通报,识破日本人可能以“十二厂工人停工、织布无原料”为借口,迫使七厂工人停工,借以制造工人内部矛盾,削弱工人斗争力量的阴谋。

果然不出所料,七厂日班工人刚上工不久,日本领班就通知工人统统回去。大家聚集在七厂写字间门口,坚持要上工,不开工也要给工钱。

中午时分,巡捕房到七厂进行“调解”,答应停工期间发一半工钱。日班工人经过商量,觉得有了一点斗争成果,就同意“调解”,暂时离开工厂。谁知工人一出厂,日本厂方马上就把厂门锁闭,并贴了一张布告,只说停工两天,对发半日工资的事却只字不提。

这一消息很快在七厂日夜两班工人中间传开,顾正红得到消息,马上约了几个积极分子,分头到夜班工人家里活动,动员大家不理厂方“布告”,坚持上工,并提出到厂门口集合。

下午五点左右,七厂夜班工人已陆续来到厂门口。此时,七厂厂门紧闭,门外有三名印度籍巡捕,还有“包打听”(即暗探),手里都拿着铁棍、木棒,一个个凶神恶煞的样子。然而,工人们并不畏惧,五点半左右,大家在厂门口自动排队集合,奋力冲破厂门,一齐拥进厂内。

凶残的印度籍巡捕、日本点名员和“包打听”,对冲进厂门的手无寸铁的人任意殴打,好几个工人被打得头破血流。顾正红见此情景,一面领着大家振臂高喊:“东洋人打伤工人啦!”一面带领一部分工人冲进物料间,拿出些打梭棒,作为自卫武器。

日本人元木和川村,接到巡捕、暗探的告急后,急忙带着一群打手,杀气腾腾地向厂门口奔来,工人们面对日本资本家的武力镇压毫不畏惧,他们在顾正红等人带领下,一齐向迎面而来的暴徒们冲了过去。顾正红跑在队伍的最前列,他举着打梭棒,领着工友们高呼:“反对东洋人压迫工人,不让开工就要发工钱!”

七厂大班川村看清工人的带头人正是他早已注意的顾正红,就立即对着顾正红开了一枪,随从打手也都用铁棍、大刀对工人猛打猛砍。川村一枪击中了顾正红的左腿,腿上顿时鲜血直流,但他毫不畏惧,咬紧牙关,忍住伤痛,高呼:“工友们,大家团结斗争啊!”工人们被顾正红的英勇行为所鼓舞,个个奋不顾身,挥动拳头和打梭棒,向日本资本家和他们的打手冲去。这时,凶恶狠毒的川村,又向顾正红腹部开了一枪。顾正红强忍剧痛,紧紧抓住身旁的一棵小树,依旧挺立在队伍前列,继续鼓励工人们坚持斗争。川村见顾正红顽强不屈,便又凶狠地向顾正红头部开了一枪。顾正红想和他们拼,但已力不从心。川村这个屠杀中国人民的刽子手,见顾正红仍未绝气,又纵前一步,开了一枪,并用大刀向顾正红猛刺了几下,顾正红终于倒在血泊之中。他中弹十四处、刀伤十一处,昏迷四小时候,醒来后仍断断续续地说:“斗,……和资本家斗,……斗争……到……底……”

这一天,与顾正红同时被日本资本家及其打手们殴打成重伤者还有七人,手和头破伤者有数十人之多,其中有女工十多人,十四岁以下童工十余人。工人们奋起反抗,斗争持续了一个多小时,附近纱厂工人也赶来支援。后来,由于普陀路巡捕房派来了大批武装巡捕,才给日本资本家解了围,斗争暂时平息下来。

工人们怀着悲愤的心情,把顾正红等身负重伤的工人扶上人力车,去公共租界会审公廨控告,并送往医院抢救。在途中,顾正红还喃喃地说:“我不去东洋人医院……”成群结队的工人一面护送、一面高呼:“东洋人打死人了!”“我们要报仇!”跟随在车子后面的人越聚越多,形成一支浩浩荡荡的反抗人流。五月十六日下午二时,中国工人阶级的优秀儿子,年仅二十周岁的顾正红烈士,终因伤重不治,献出了宝贵的生命。

丰碑永远矗立

顾正红惨案发生后的第二天,日本五个纱厂共八千多工人一致罢工,抗议日本资本家枪杀中国工人的暴行。在顾正红英勇牺牲的当天,即五月十六日,中共中央发出第三十二号通告,号召援助上海罢工工人,发动反日运动。棉纱厂工会、工友俱乐部根据党的指示,于五月十六日下午三时许,召集沪西日本纱厂工人近千人,在潭子湾三德里开会,讨论对罢工工人,特别是受伤者的援助办法,讨论并通过惩办凶手川村、元木,日本人及雇佣者不得携带武器,承认工会有代表工人之权等八项要求。同时,俱乐部派往支援青岛等地纱厂罢工的代表,和上海赴广州参加全国第二次劳动大会的代表,均于十五日内返沪。他们怀着满腔的革命激情,立即投入战斗。上海大学、文治大学、南洋大学等校学生,也纷纷起来声援工人斗争。于是,以顾正红惨案为先导的一场波澜壮阔的反帝爱国运动兴起了。

然而,日本资本家继续采取高压的政策,进一步勾结上海公共租界当局,封锁舆论,逮捕工人,拘留学生,审讯被押者。在帝国主义的恐怖统治之下,“我同胞均含默不言,新闻界更因受捕房压迫,不敢刊载此项消息,学生会四发宣言,均拒而不登”。面对这种情况,工会与俱乐部根据党组织的指示,围绕顾正红惨案,深入广泛地发动群众,迎接反帝运动高潮的到来。我党一面组织委员会,成立纠察队、交际队、救济队、演讲队等组织,领导工人坚持和扩大罢工,一面以厂工会名义,印发宣言、呼吁书,广为散发,以揭露真相,争取社会同情和支持。同时,在党的领导下,由三十五个团体发起组织“日本人残杀同胞雪耻会”,推动斗争深入发展。

五月十八日上午,当顾正红的遗体到了潭子湾时,男女工人整队前迎,沿途高呼:“誓死坚持到底!”“要杀人凶手偿命!”当日下午他们又在灵柩前追悼顾正红,到会的工人、学生约四千余人。

五月二十四日,公祭顾正红大会在闸北潭子湾广场举行,有上万人参加。大家下决心踏着顾正红烈士的血迹,继续前进,决不后退!烈士遗像两边的挽联是“先生虽死,精神不死!”“凶手犹在,公理何在?”横额是“工人先锋”四个大字。顾正红的灵柩上覆盖着洁白的绸子,书写着“东洋人打死中国人”八个触目惊心的大字。会场内分设五处讲台,到会各团队、学校代表分头轮流演说,揭发惨案经过,控告日本人的罪行。这次大会不仅打破了上海市民的沉默,而且因参加大会的学生被捕,以及上海工部局再次准备通过压迫上海人民的码头捐、交易所注册等提案,更激发出广大群众的爱国激情,使反帝斗争在上海迅速发展为伟大的“五卅”运动。

顾正红壮烈牺牲后,中共中央多次开会研究决策,蔡和森提出:应当把工人的经济斗争转变为民族斗争。五月二十八日,中共党组织为了把上海工人阶级斗争和各阶层人民的反帝爱国运动推向新高潮,决定在五月三十举行一次更大规模的游行示威。于是,在中国近代革命史上影响甚大而深远的“五卅”反帝爱国运动,拉开震惊世界的民族解放斗争序幕。全国各地约有一千七百万人直接参加了运动,中国共产党在领导“五卅”运动过程中也得到很大发展。同年初,中共召开四大时还只有党员九百余人,经过“五川”运动的洗礼,同年十月就增加到三千人,年底达到万余人,一年内党员人数增加了十倍。随着运动扩展到全国,不少原来没有党组织的地方建立了党组织,如云南、广西、安徽、福建等。在“五卅”运动蓬勃发展的有利形势下,国共两党合作也完成了统一广东革命根据地的工作。“五卅”运动是以工人阶级为主体的伟大群众运动,而顾正红烈士则是这次伟大运动中的“工人先锋”。他的英名也因“五卅”运动被载入中国近代史册,流芳百世。 (资料来源:《顾正红传》)

来源:【盐城家园网 滨海县频道】

盐城区县

盐城新闻、盐城视频新闻、热点新闻

看盐城新闻就上盐城家园网

@2016-2026 home0515.com 版权所有
本站所有盐城新闻均来自互联网采集,不代表本站观点!